电话:023-63103617

传经颂典

Classic transmission

传经颂典
  • 周纪·周纪一

    起着雍摄提格,尽玄黓困敦,凡三十五年。  威烈王二十三年(戊寅,公元前四零三年)  初命晋大夫魏斯、赵籍、韩虔为诸侯。  臣光曰:臣闻天子之职莫大于礼,礼莫大于分,分莫大于名。何谓礼?纪纲是也;何谓分?君臣是也;何谓名?公、侯、卿、大夫是也。夫以四海之广,兆民之众,受制于一人,虽有绝伦之力,高世之智,莫敢不奔走而服役者,岂非以礼为之纲纪哉!是故天子统三公,三公率诸侯,诸侯制卿大夫,卿大夫治士庶人。贵以临贱,贱以承贵。上之使下,犹心腹之运手足,根本之制支叶;下之事上,犹手足之卫心腹,支叶之庇本根。

  • 周纪·周纪二

    起昭阳赤奋若,尽上章困敦,凡四十八年。  显王元年(癸丑,公元前三六八年)  齐伐魏,取观津。  赵侵齐,取长城。  显王三年(乙卯,公元前三六六年)  魏、韩会于宅阳。  秦败魏师、韩师于洛阳。  显王四年(丙辰,公元前三六五年)  魏伐宋。  显王五年(丁巳,公元前三六四年)  秦献公败三晋之师于石门,斩首六万。王赐以黼黻之服。  显王七年(己未,前三六二年)  魏败韩师、赵师于浍。秦、魏战于少梁,魏师败绩;获魏公孙痤。  卫声公薨,子成侯速立。  燕桓公薨,子文公立。  秦献公薨,子孝公立

  • 周纪·周纪三

    365bet体育在线手机起重光赤奋若,尽昭阳大渊献,凡二十三年。  慎靓王元年(辛丑,公元前三二零年)  卫更贬号曰君。  慎靓王二年(壬寅,公元前三一九年)  秦伐魏,取鄢。  魏惠王薨,子襄王立。孟子入见而出,语人曰:“望之不似人君,就之而不见所畏焉。卒然问曰:‘天下恶乎定?’吾对曰:‘定于一。’‘孰能一之?’对曰:‘不嗜杀人者能一之。’‘孰能与之?’对曰:‘天下莫不与也。王知夫苗乎?七八月之间旱,则苗槁矣。天油然作云,沛然下雨,则苗浡然兴之矣。其如是,孰能御之?’”  慎靓王三年(癸卯,公元前三一八年)  楚、赵?/p>

  • 周纪·周纪四

    起阏逢困敦,尽着雍困敦,凡二十五年。  赧王中十八年(甲子,公元前二九七年)  楚怀王亡归。秦人觉之,遮楚道。怀王从间道走赵。赵主父在代,赵人不敢受。怀王将走魏,秦人追及之,以归。  鲁平公薨,子缗王贾立。  赧王中十九年(乙丑,公元前二九六年)  楚怀王发病,薨于秦,秦人归其丧。楚人皆怜之,如悲亲戚。诸侯由是不直秦。  齐、韩、魏、赵、宋同击秦,至盐氏而还。秦与韩武遂、与魏封陵以和。  赵主父行新地,遂出代;西遇楼烦王于西河而致其兵。  魏襄王薨,子昭王立。  韩襄王薨,子厘王咎立。  赧王中

  • 周纪·周纪五

    起屠维赤奋若,尽旃蒙大荒落,凡十七年。  赧王下四十三年(己丑,公元前二七二年)  楚以左徒黄歇侍太子完为质于秦。  秦置南阳郡。  秦、魏、楚共伐燕。  燕惠王薨,子武成王立。  赧王下四十四年(庚寅,公元前二七一年)  赵蔺相如伐齐,至平邑。  赵田部吏赵奢收租税,平原君家不肯出。赵奢以法治之,杀平原君用事者九人。平原君怒,将杀之。赵奢曰:“君于赵为贵公子,今纵君家而不奉公,则法削,法削则国弱,国弱则诸侯加兵,是无赵也,君安得有此富乎?以君之贵,奉公如法则上下平,上下平则国强,国强则赵固,而

  • 秦纪·秦纪一

    起柔兆敦牂,尽昭阳作噩,凡二十八年。  昭襄王五十二年(丙午,公元前二五五年)  河东守王稽坐与诸侯通,弃市。应侯日以不怿。王临朝而叹,应侯请其故。王曰:“今武安君死,而郑安平、王稽等皆畔,内无良将而外多敌国,吾是以忧。”应侯惧,不知所出。燕客蔡泽闻之,西入秦,先使人宣言于应侯曰:“蔡泽,天下雄辩之士。彼见王,必困君而夺君之位。”应侯怒,使人召之。蔡泽见应侯,礼又倨。应侯不快,因让之曰:“子宣言欲代我相,请闻其说。”蔡泽曰:“吁,君何见之晚也!夫四时之序,成功者去。君独不见夫秦之商君、楚之吴起、

  • 秦纪·秦纪二

    起阏逢阉茂,尽玄黓执徐,凡十九年。  始皇帝下二十年(甲戌,公元前二二七年)  荆轲至咸阳,因王宠臣蒙嘉卑辞以求见,王大喜,朝服,设九宾而见之。荆轲奉图以进于王,图穷而匕首见,因把王袖而揕之;未至身,王惊起,袖绝。荆轲逐王,王环柱而走。群臣皆愕,卒起不意,尽失其度。而秦法,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操尺寸之兵,左右以手共搏之,且曰:“王负剑!”负剑,王遂拔以击荆轲,断其左股。荆轲废,乃引匕首擿王,中铜柱。自知事不就,骂曰:“事所以不成者,以欲生劫之,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!”遂体解荆轲以徇。王于是大怒,益发兵

  • 秦纪·秦纪三

    起昭阳大荒落,尽阏逢敦牂,凡二年。  二世皇帝下二年(癸巳,公元前二零八年)  冬,十月,泗川监平将兵围沛公于丰,沛公出与战,破之,令雍齿守丰。十一月,沛公引兵之薛。泗川守壮兵败于薛,走至戚,沛公左司马得杀之。  周章出关,止屯曹阳,二月馀,章邯追败之。复走渑池,十馀日,章邯击,大破之。周文自刎,军遂不战。  吴叔围荥阳,李由为三川守,守荥阳,叔弗能下。楚将军田臧等相与谋曰:“周章军已破矣,秦兵旦暮至。我围荥阳城弗能下,秦兵至,必大败,不如少遗兵守荥阳,悉精兵迎秦军。今假王骄,不知兵权,不足与计

  • 陈纪·陈纪一

    起强圉赤奋若,尽屠维单阏,凡三年。  高祖武皇帝永定元年(丁丑,公元五五七年)  春,正月,辛丑,周公即天王位,柴燎告天,朝百官于露门;追尊王考文公为文王,妣为文后;大赦。封魏恭帝为宋公。以木德承魏水,行夏之时,服色尚黑。以李弼为太师,赵贵为太傅、大冢宰,独孤信为太保、大宗伯,中山公护为大司马。  诏以王琳为司空、骠骑大将军,以尚书右仆射王通为左仆射。  周王祀圜丘,自谓先世出于神农,以神农配二丘,始祖献侯配南北郊,文王配明堂,庙号太祖。癸卯,祀方丘。甲辰,祭大社。除市门税。乙巳,享太庙,仍用郑

  • 陈纪·陈纪二

    起上章执徐,尽玄黓敦牂,凡三年。  世祖文皇帝上天嘉元年(庚辰,公元五六零年)  春,正月,癸丑朔,大赦,改元。  齐大赦,改元乾明。  辛酉,上祀南郊。齐高阳王湜,以滑稽便辟有宠于显祖,常在左右,执杖以挞诸王,太皇太后深衔之。及显祖殂,湜有罪,太皇太后杖之百馀;癸亥,卒。  辛未,上祀北郊。  齐主自晋阳还至邺。  二月,乙未,高州刺史纪机自军所逃还宣城,据郡应王琳,泾令贺当迁讨平之。  王琳至栅口,侯瑱督诸军出屯芜湖,相持百馀日。东关春水稍长,舟舰得通,琳引合肥漅湖之众,舳舻相次而下,军势甚

  • 陈纪·陈纪三

    起昭阳协洽,尽柔兆阉茂,凡四年。  世祖文皇帝下天嘉四年(癸未,公元五六三年)  春,正月,齐以太子少傅魏收兼尚书右仆射。时齐主终日酣饮,朝事专委侍中高元海。元海庸俗,帝亦轻之;以收才名素盛,故用之。而收畏懦避事,寻坐阿纵,除名。兖州刺史毕义云作书与高元海,论叙时事。元海入宫,不觉遗之。给事中李孝贞得而奏之,帝由是疏元海。以孝贞兼中书舍人,征义云还朝。和士开复谮元海,帝以马鞭棰元海六十,责曰:“汝昔教我反,以弟反兄,几许不义!以邺城兵抗并州,几许无智!”出为兖州刺史。  甲申,周迪众溃,脱身逾岭?/p>

  • 陈纪·陈纪四

    起强围大渊献,尽重光单阏,凡五年。  临海王光大元年(丁亥,公元五六七年)  春,正月,癸酉朔,日有食之。  尚书左仆射袁枢卒。  乙亥,大赦,改元。  辛卯,帝祀南郊。  壬辰,齐上皇还邺。  己亥,周主耕籍田。  二月,壬寅朔,齐主加元服,大赦。  初,高祖为梁州,用刘师知为中书舍人。师知涉学工文,练习仪体,历世祖朝,虽位宦不迁,而委任甚重,与扬州刺史安成王顼、尚书仆射到仲举同受遗诏辅政。师知、仲举恒居禁中,参决众事,顼与左右三百人入居尚书省。师知见顼地望权势为朝野所属,心忌之,与尚书左丞王

  • 陈纪·陈纪五

    起玄黓执徐,尽阏逢敦,凡三年。  高宗宣皇帝上之下太建四年(壬辰,公元五七二年)  春,正月,丙午,以尚书仆射徐陵为左仆射牂,中书监王劢为右仆射。  已巳,齐主祀南郊。  庚午,上享太庙。  辛未,齐主赠琅邪王俨为楚恭哀帝以慰太后心,又以俨妃李氏为楚帝后。  二月,癸西,周遣大将军昌城公深聘于突厥,司宾李除、小宾部贺遂礼聘于齐。深,护之子也。  已卯,齐以卫菩萨为太尉。辛巳,以并省吏部尚书高元海为尚书左仆射。  已酉,封皇子叔卿为建安王。  庚寅,齐以尚书左仆射唐邕为尚书令,侍中祖珽为左仆射。初

  • 陈纪·陈纪六

    起旃蒙协洽,尽柔兆涒滩,凡二年。  高宗宣皇帝中之上太建七年(乙未,公元五七五年)  春,正月,辛未,上祀南郊。  癸酉,周主如同州。  乙亥,左卫将军樊毅克潼州。  齐主还邺。  辛巳,上祀北郊。  二月,丙戌朔,日有食之。  戊申,樊毅克下邳、高栅等六城。  齐主言语涩呐,不喜见朝士,自非宠私昵狎,未尝交语。性懦,不堪人视,虽三公、令、录奏事,莫得仰视,皆略陈大指,惊走而出。承世祖奢泰之馀,以为帝王当然,后宫皆宝衣玉食,一裙之费,至直万匹。竞为新巧,朝衣夕弊。盛修宫苑,穷极壮丽。所好不常,数

  • 陈纪·陈纪七

    起强圉作噩,尽屠维大渊献,凡三年。  高宗宣皇帝中之下太建九年(丁酉,公元五七七年)  春,正月,乙亥朔,齐太子恒即皇帝位,生八年矣;改元承光,大赦。尊齐主为太上皇帝,皇太后为太皇太后,皇后为太上皇后。以广宁王孝珩为太宰。  司徒莫多娄敬显、领军大将军尉相愿谋伏兵千秋门,斩高阿那肱,立广宁王孝珩。会阿那肱自它路入朝,不果。孝珩求拒周师,谓阿那肱等曰:“朝廷不赐遣击贼,岂不畏孝珩反邪?孝珩若破宇文邕,遂至长安,反亦何预国家事!以今日之急,犹如此猜忌邪!”高、韩恐其为变,出孝珩为沧州刺史。相愿拔佩刀

  • 陈纪·陈纪八

    上章困敦,一年。  高宗宣皇帝下之上太建十二年(庚子,公元五八零年)  春,正月,癸巳,周天元祠太庙。  戊戌,以左卫将军任忠为南豫州刺史,督缘江军防事。  乙卯,周税入市者人一钱。  二月,丁巳,周天元幸露门学,释奠。  戊午,突厥入贡于周,且迎千金公主。  乙丑,周天元改制为天制,敕为天敕。壬午,尊天元皇太后为天元上皇太后,天皇太后为天元圣皇太后。癸未,诏杨后与三后皆称太皇后,司马后直称皇后。  行军总管杞公亮,天元之从祖兄也。其子西阳公温妻尉迟氏,蜀公迥之孙,有美色,以宗妇入朝。天元饮之酒

  • 陈纪·陈纪九

    起重光赤奋若,尽昭阳单阏,凡三年。  高宗宣皇帝下之下太建十三年(辛丑,公元五八一年)  春,正月,壬午,以晋安王伯恭为尚书左仆射,吏部尚书袁宪为右仆射。宪,枢之弟也。  周改元大定。  二月,甲寅,隋王始受相国、百揆、九锡之命,建台置官。丙辰,诏进王妃独孤氏为王后,世子勇为太子。  开府仪同大将军庾季才,劝隋王宜以今月甲子应天受命。太傅李穆、开府仪同大将军卢贲亦劝之。于是周主下诏,逊居别宫。甲子,命兼太傅巳公椿奉册,大宗伯赵煚奉皇帝玺绂,禅位于隋。隋主冠远游冠;受册、玺,改服纱帽、黄袍;入御

  • 陈纪·陈纪十

    起阏逢执徐,尽着雍涒滩,凡五年。  长城公下至德二年(甲辰,公元五八四年)  春,正月,甲子,日有食之。  己巳,隋主享太庙;辛未,祀南郊。  壬申,梁主入朝于隋,服通天冠、绛纱袍,北面受郊劳。及入见于大兴殿,隋主服通天冠、绛纱袍,梁主服远游冠、朝服,君臣并拜。赐缣万匹,珍玩称是。  隋前华州刺史张宾、仪同三司刘晖等造《甲子元历》成,奏之。壬辰,诏颁新历。  癸巳,大赦。  二月,乙巳,隋主饯梁主于灞上。  突厥苏尼部男女万余口降隋。  庚戌,隋主如陇州。  突厥达头可汗请降于隋。  夏,四月,?/p>

  • 隋纪·隋纪一

    起屠维作噩,尽重光大渊献,凡三年。  高祖文皇帝上之上开皇九年(己酉,公元五八九年)  春,正月,乙丑朔,陈主朝会群臣,大雾四塞,入人鼻,皆辛酸,陈主昏睡,至晡时乃寤。  是日,贺若弼自广陵引兵济江。先是弼以老马多买陈船而匿之,买弊船五六十艘,置于渎内。陈人觇之,以为内国无船。弼又请缘江防人每交代之际,必集广陵,于是大列旗帜,营幕被野,陈人以为隋兵大至,急发兵为备,既知防人交代,其众复散;后以为常,不复设备。又使兵缘江时猎,人马喧噪。故弼之济江,陈人不觉。韩擒虎将五百人自横江宵济采石,守者皆醉,

  • 隋纪·隋纪二

    起玄黓困敦,尽屠维协洽,凡八年。  高祖文皇帝上之下开皇十二年(壬子,公元五九二年)  春,二月,己巳,以蜀王秀为内史令兼右领军大将军。  国子博士何妥与尚书右仆射邳公苏威争议事,积不相能。威子夔为太子通事舍人,少敏辩,有盛名,士大夫多附之。及议乐,夔与妥各有所持;诏百僚署其所同,百僚以威故,同夔者什八九。妥恚曰:“吾席间函丈四十馀年,反为昨暮儿之所屈邪!”遂奏:“威与礼部尚书卢恺、吏部侍郎薛道衡、尚书右丞王弘、考功侍郎李同和等共为朋党。省中呼弘为世子,同和为叔,言二人如威之子弟也。”复言威以曲

共有191页首页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
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3栋3楼? ? 邮政编码:400015? 电话:023-63103617? ?传真:023-63103631? ? ?邮箱:3174389528@qq.com


Copyright 2014-2025? ?安卓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手机_365bet sh All rights reserved? ? ?渝ICP备10201427号